徐州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深圳现虚假诉讼房产非法过户牟利至少540

发布时间:2019-11-27 02:49:05 编辑:笔名

  深圳现虚假诉讼 房产非法过户牟利至少540万

  近年来,出于规避限购、避税,或为“小产权房”披上合法外衣等各种动机,通过虚假诉讼手段达到房产过户非法目的案例,在各地时有发生。深圳检察机关在查办此类案件中,发现部分案件背后存在着一条惊人的黑色利益链条,而律师、房产中介、产权登记人员、法官等竟勾结其中。

  昨日从深圳市人民检察院获悉,2014年4月,深圳市房地产权登记中心工作人员任某、李某、房产中介人员周某被龙岗检察院立案查处后,9月,律师于某也被龙岗检察院立案查处,近日市检察院已对律师于某决定逮捕。而案中涉及的梅州市平远县法院两名工作人员,也已被当地检察机关立案查处。

  法院“调解”实现房产过户

  2012年7月,房产中介人员周某找到在深圳市房地产权登记中心工作的任某,让其帮忙将一不符合法定转让条件的厂房从股份公司名下过户到尤某个人的名下。根据相关规定,该厂房的过户应当通过挂牌拍卖或者法院诉讼执行拍卖的方式实现,但因通过挂牌拍卖方式或者在法院诉讼执行拍卖进行房产过户,均无法确保该厂房能够过户到尤某名下,所以周某找到原深圳市登记产权中心的工作人员任某,让其想想办法利用虚假诉讼以“调解”的方式达到强制过户的目的。

  不久后,房产中介人员周某又找到任某,让任某再次通过虚假诉讼的方式,将另一不符合法定转让条件的厂房从股份公司名下过户到吴姓四兄弟名下。

  而双方商定的好处费更是惊人:两单房产过户,房产登记人员任某即收取房产中介周某好处费150万元,而周某通过其老板钟某(已被检察机关立案查处)向业主尤某及吴姓四兄弟共索取了260万元。

  利益链层层分割的蛋糕

  为实现这两单房产的顺利过户,房地产权登记中心的任某,找到了自己的老客户——律师于某,由于某出面,通过梅州市平远县法院,采用虚假诉讼后“调解”的方式,出具了过户的相关法律文书。

  于某运用自己的法律专业知识,提供了如下“服务”:拿到买卖双方的相关资料后,于某草拟了一整套虚假的借款合同和虚假的起诉状等,交由任某和周某拿去给双方当事人签字。之后,于某将一整套虚假资料直接发给平远法院的法官,平远法院的法官在双方当事人及代理人均未到场的情况下,直接做好了《调解书》、《执行裁定书》等一整套法律文书,然后带到深圳市房地产权登记中心龙岗登记科,而律师于某、产权登记人员任某、房产中介周某及双方当事人等都已约好在现场等候。律师于某现场将相关文书提供给双方当事人签名,给法官支付了相关的“诉讼费”等,然后将办理过户的相关资料直接递交进了龙岗登记科。

  为过户办理更加顺畅,房地产权登记中心的任某还打给龙岗登记科的工作人员李某,让李某利用职权协助办理虚假诉讼过户。于是李某将这两单房产过户直接分到自己手上办理,在明知这两单过户房产涉及虚假诉讼的前提下,仍滥用职权办理了过户手续。

  自然,每个环节的经手人,都会从利益蛋糕上分上一块。仅这两单通过虚假诉讼实现的房产过户,房产中介周某即获利百万余元,产权登记人员任某从周某处获得150万元后,汇给律师于某百万余元,再付上一些辛苦费给龙岗登记科工作人员李某后,剩下的数十万元即纳入囊中。而律师于某,再去和法官“勾结”。

  推进诚信体系建设

  获悉,仅这两单通过虚假诉讼进行的房产过户,经税务部门核算,给国家造成的税收损失,即至少高达540余万元。而这,只不过是这条黑色利益链条中目前有据可查的律师于某经手的两单。

  “当事人双方通过虚假诉讼达到房产过户的非法目的,不仅造成了国家税收的大量损失,破坏了房地产交易市场的正常管理秩序,还严重损害了司法的公信力。而一旦房产中介、律师、产权登记人员、法官这些专业人士以及掌握公权力的人员也介入进来,为之出谋划策,并占据黑色利益链条的各个环节,则危害更甚。”一位办案检察官对此表示说,“确需对这类违法犯罪的行为予以依法查处。”

  “另外,社会诚信体系建设亟待推进。对于这条黑色利益链上的公务人员,可以追究他们的法律,但对于虚假诉讼中所谓的‘原被告’双方,目前并无有效的法律追究他们这种虚假诉讼的法律,这有待于立法上的进一步完善。但至少可以做的是,当事方法律上不诚信的行为,作为污点应记录进其个人的诚信系统,并能形成一定的威慑力,才有助于社会诚信体系的整体推进。”

  本文由深圳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激光设备
家居风水
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