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穿越费伦闹革命 第一百二十章 侦察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3:05 编辑:笔名

穿越费伦闹革命 第一百二十章 侦察

听到民兵的话,科奈德愣了一下,随即便看到酒馆中的众人开始默默地准备起自己的武器装备,就连几个女人和半大的孩子都开始默默地检查起箭壶中箭矢的尾羽。

“有多少人?”民兵队长抓住报信民兵的肩膀,强迫他冷静下来。

稚气未脱的民兵呲牙咧嘴地痛呼了一下,让队长放开自己的肩膀,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大概五十名骑手,正在焚烧外面的冬小麦。”

听到这话,酒馆中无论男女老少都面露怒色,有所异动,但在民兵队长威严的目光环视下恢复了平静,队长对自己的威慑力很满意,但还是出声劝慰道:“那些桑比亚崽子就是要把咱们引出去,咱们不能如了他们的愿,粮食大不了之后再种。”

民兵们随即无视了桑比亚人的行为,开始逗引佣兵们进入村子。

队长回过头来,开始对科奈德两人解释起现在的情况,之前一批桑比亚佣兵攻入了村子,民兵们并没有依托简陋的箭塔与栅栏进行防御,而是很快佯装败退,将佣兵们引入村中,利用地形的熟悉与弓箭和佣兵们进行缠斗,最终佣兵们丢下了八具尸体,匆匆逃出了村子,民兵也付出了三人阵亡,多人受伤的代价。

这批桑比亚佣兵装备精良,武技与训练也要比民兵们出色很多,但如果在地形复杂的村中进行巷战,佣兵们的优势会被民兵们用弓箭拉平,遭受严重的伤亡,而佣兵们又缺乏焚烧村庄的油料,无法将民兵们逼出,因此只能以很低的效率焚烧村民的麦田,希望将民兵们引出,在平原上与佣兵决战。

“村民们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临近的两个村子就是这样被桑比亚人引出与佣兵们在开阔地决战,桑比亚的骑手只要忍受住头几轮弓箭的袭击,接下来就可以很轻易地打破民兵的队形,后面的佣兵步队跟上,民兵就会被击溃,桑比亚人的骑手会从后面将逃散的民兵杀光,桑比亚人的战术就是这样,但村民们已经没法忍受自己的麦田被桑比亚人焚烧了。”

科奈德对队长的话感到有些纳闷,尽管对村民们的遭遇十分同情,但他现在想做的事情就是尽快休整,补充补给,好尽快赶到弓桥镇,完成林克大人交给自己的任务。

很快,队长的意图就明了了,只见这名民兵队长不怀好意地冲科奈德两人笑了笑,声音嘶哑地说道:“既然你声称是弓谷人的朋友,是为了帮助我们而来,我们现在就需要你的帮助。”

科奈德心中一沉,默默地听着民兵队长的计划,队长打算让科奈德冒险寻找桑比亚佣兵的营地进行侦察,之后再带领民兵们夜袭桑比亚人。

这个计划对执行者来说充满了危险,桑比亚人肯定在附近暗中留下了人手监视村子,科奈德要避开桑比亚的侦察兵,还要在附近搜寻不知在何处的桑比亚佣兵营地,躲过警卫的警戒,成功记录下营地的情报,之后再带路让民兵们夜袭桑比亚人,可以说得上是九死一生。

“我有拒绝的权利吗?”科奈德自嘲地笑了笑,接受了民兵队长的要求,孔卡则被单独留下充当人质,林克写给“三剑”的信件,科奈德证明身份的吊坠也被扣下,以防科奈德放弃同伴直接前往弓桥镇。

民兵队长送回了科奈德的长剑,匕首与短剑,并很慷慨地给科奈德配上了一副长弓与箭矢,科奈德与孔卡坐在酒馆脏兮兮的桌子前,大口喝着麦酒,吃着掺杂了碎羊肉的燕麦糊糊,一个女民兵还拿出了一碟硬山羊奶酪佐餐,酒足饭饱的科奈德配齐了装备,踏上了未知的旅途。

科奈德谨慎地没有选择骑马,跟着一小队民兵绕开了正面的大路,顺着村子背后的小路来到了一片开阔地,冬小麦的麦苗在这里茁壮地生长着,更远处是一片谷地中的森林,从这里可以绕到桑比亚人往来经过的大路。

两名年纪轻轻的民兵猫着腰,进入了低矮的麦田之中,科奈德与其他几人躲在一栋屋子背后,看着两人慢慢接近树林,科奈德睁大了眼睛,仔细搜寻着麦田与树林中的动静,一个桑比亚佣兵猛地从麦田中站立,射出了又准又狠的一只重箭,一名年轻民兵惨叫着栽倒,科奈德身边的几人冲了上去,麦田很快有了窸窸窣窣的动静。

依稀的人影在麦田中闪过,在科奈德看不见的地方,有佣兵吹响了木哨子,远处了树林同样吹起了频率不同的哨声回应,村口处也传出了动静,科奈德尽量低下身子快速通过麦田,不去理会那些为了掩护他牺牲的民兵的惨叫声。

科奈德顺利地逃进了树林,民兵们搞出的动静吸引了桑比亚人的注意力,手中紧握着长剑,科奈德却奇迹般地没能用上它。

这很不寻常,民兵们或许以为这就是桑比亚佣兵的水平,但紫龙军团士官出身的科奈德却心怀疑虑,这些佣兵太过精锐,桑比亚人在这个村子投入的力量也过多了,派出一只数十人的菜鸟佣兵队,对附近的几个村子进行骚扰,让他们无法派出兵力支援弓桥镇的战役,才是桑比亚人最应该做的。

桑比亚佣兵们却费时费力地毁灭了这附近的两个村子,就算是为了劫掠,但现在这个村子让佣兵们遭受了相当的伤亡,还明摆着不会像那两个村子那样轻易与桑比亚人决战,这种情况下桑比亚人应该退却,但从刚才的动静来看,桑比如佣兵至少留下了十五个好手监视着村子,封锁着村子,这很不寻常。

科奈德小心地在林间穿行,不时进入一小片空地,数小时之后,科奈德绕到了桑比亚人来往的大道旁,根据桑比亚人留下的痕迹进行追踪。

科奈德经过了一座被村民们称为拿卡庄园的废墟,木制的牲畜栏和附属房屋都已经被桑比亚人烧毁

,只留下被熏黑的石头主屋,一些被砸烂的瓶瓶罐罐胡乱地堆砌在一旁,男女主人和三个孩子的新墓让科奈德多看了几眼。

一边吃着携带的面包干,科奈德默默地为这户人家唯一逃出的女儿祈祷,听村民说那个傻姑娘埋葬了家人之后,就去找桑比亚人复仇了。

科奈德顺着佣兵们毫不掩饰的痕迹几乎走了一整天,期间休息数次,先向西,再向南,最后来到了水流湍急,难以通过的阿肯河河边,科奈德却被河上的东西吓到了——一座桥。

吉首白癜风治疗费用
苏州男科
白山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吉首好的白癜风医院
苏州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