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贺龙群众说共产党现在是豆腐纪律

发布时间:2019-10-13 05:50:34 编辑:笔名

  贺龙:群众说共产党现在是“豆腐纪律”(1)

  同志们,这个会议已开了五十五天,同志们讲了四十九天,上边也讲了六天,讲了好多东西。稼夫同志作了报告,李政委①作了总结,他们把问题讲得很清楚,我今天只想讲这样一个问题,即我们为晋绥三百万人服务,是怎样服法?

  为群众服务,任何人都不会反对与否认。我们在八年抗战胜利后,又和蒋介石打了一年多,同志们天天在讲为群众服务,但究竟给群众做了什么事情!讲是容易的,而做就很难。如要给群众投资九十万万元,数目很大,大家也分担了,但拿得出来拿不出来,愿不愿意拿出来,还是一个问题。各单位拿出来之后,三个月不发经费,生活怎么办?拿出之后,就会减少活动资金,如何解决?在会上没有人公开反对,因为大会是这样的空气,怕讲了会挨骂,不敢碰钉子。但有的却打了电报来说不能投资。分局决定给农民投资是对的,钱又不是我们从家里带来的,我从湖南来晋西北,吃饭穿衣一个钱也未带来,其他军政各单位有谁从家里带了钱来?你们可以问一问。高闻天②从他家里带了几个钱来到专署,临县的领导带了几个钱到县政府?我们这些钱还不是群众的!我们从群众那里取来,又还给群众,所以是对的。群众卖儿卖女,我们穿的皮衣,坐的汽车,餐餐吃肉,过点艰苦生活也是应该的。我们要节衣缩食,把从群众那里取来的钱还给他们,让群众喘一口气,使群众能够发展生产,发展土特产也是为群众,不是为了财政。以前发展土特产,是大半归了公家,今天是要让群众翻身。税的起征点也要减低,起征是25%,最高不超过45%,贫农收到一百斤,可以得七十五斤。地主、富农收一百斤,可得到五十五斤到六十斤。公家在一百斤中,也可以得到二十到四十五斤。过去群众打了三石粮食,帽子戴成六石,公家征了三石就光了。现在公家投资去帮助群众恢复生产,生产有了剩余,我们在这剩余中取一点,是 挨而不伤 ,为三百万人民服务,就应该如此。过去的纺织,也是为了财政,没有阶级路线,快机大多在地主、富农手里,贫苦工农很少,发展了地主富农,所以地主、富农由这只手拿出来了一点,又由那只手拿回去两倍的东西。白文镇有个大众商店,发展富农纺织,由富农的一个婆姨经营,赚了一百多万农币,她家里三十几亩地,是雇长工种的,很会钻空子。为什么没有阶级路线?因为发展纺织是为了解决公家人穿衣。我们的贸易路线是扶植小商,这也是错误的。为什么不扶植合作社,不帮助农民生产?贸易局对农民生产,究竟有多少帮助!白文镇三天一集,一个小商就可以赚四万元。贸易总局决定,买群众的标准布,一匹赚三千元,但卖给小商只赚一千多元,说是照顾小商,而对合作社,不是帮助发展,有的甚至被搞垮了。贸易局开始是投资,以后就押人、搬工具、拉牲口,于是合作社就关门了。金融上,发行农币,但农民得到了多少利益,得到了多少贷款?如果从数目字来看,还不到百分之几,也并没有帮助农民发展生产。银行发行钞票,只是一张纸,你说一元就是一元,说一百元就是一百元,它不应该成为剥削农民的工具,而应该帮农民发展生产。我们过去的农贷给了什么人,是什么人在纺织?干部对农贷不敢放下去,怕群众还不起,所以贫雇农得不到多少贷款。今后贷款,要贷给中农以下的农民,纺织的工具与技术,也应由中农以下的阶级来掌握,首先应该帮助贫农和雇农翻身。另外,过去农民与合作社在贸易局买货要 过五关 ,这就把农民过死了。而那些狗皮糟糟的却可以不过五关,买起布走了。农民买布只能买几尺,还要 过五关 ,基本群众买不到便宜货。去年兴县卖了一千二百捆布,有四百多捆被特务、地主拿走了,他们是我们的敌人。

  我们新民主主义经济,包括国家经济,合作社经济,个人经济三种。贸易局是国家经济,应该帮助合作社的发展。农民生产出来的农产品或原料,贸易局应帮助找市场,农民需要买的货,贸易局应该折价卖给他们,对有的合作社,连营业税也不要收,看到它们要垮台时,要给予帮助,携带着合作社一起去抓国民党阎锡山的钱,只要对农民有利,群众就会信任合作社,信任贸易局,农村也就慢慢复兴了。但我们对农民办的合作社没有扶植,而那些地主、富农办的合作社倒还存在,因为他与我们的干部、我们的机关有勾结,得了便宜。金融投机、物价波动和走私,都使地主、富农得了利,我们的干部只是在背后或者在衣袖口上得了一点。群众办的合作社,由于国家经济不帮助,干部也不帮助,有的就大吃大喝,一搞就像机关样的庞大;有的合作社过去很好,现在脱产人员有四十多,眼看就要垮台,所以公家要扶植它们,否则农民就不能翻身。农民得到了几亩土地,不能说已经翻身了。我也当过农民,经过商,坐过牢,对农民的苦楚,也知道一点。地主、富农剥削最厉害,富农很少有劳动起家的,一定还有高利贷。所以,发展吴满有方向,要把贫雇佃农升到中农,中农提高到富农。李政委分析得很对,新富农可以跟我们走到社会主义,旧富农最后是要消灭的。苏联在革命胜利后,旧富农要组织暴动,故要镇压他们。我们是发展新富农,过去所说的把地主搞成富农是错误的。这是我要讲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是反对自私自利。每个人的鼻孔都是向下的,没有一个是向上的。每个人小时候所受的教育,也都是光宗耀祖这一类东西,所以人是有私心的。但我们受了几年共产主义教育,应该变一变,如一个共产党员总是把土地、房子、老婆、钱放在心上,你的脑壳是谁的?我们的一切已经交给了党,什么时候叫牺牲就牺牲,还有什么牺牲不得,还有什么受不起波折的呢!白区的斗争和战场上打仗一样,都是拼生死,如果党的事业成功了,党员的事业也就成功了。所以,我们的头,随时要准备被打掉。苏联没有失业的共产党员,我们的共产党员和干部也没有失业的,党的事业成功了,我们也成功了。如果农民已经翻了身,我们的干部还没有翻身,农民是决不会看水流舟,一定会帮助你翻身的。他们几代人都是佃农、雇农,观在有了土地、房窑,有了老婆,他们永远是跟着共产党走的。所以,我们的干部要过好三关:第一是你们老婆关;第二是你们父母关;第三是兄弟妯娌关。要进行家庭教育,把家庭的政治水平提高。可是,我们有的干部确未做好家庭工作,有的成了村里的恶霸,他们得了果实,当了干部,在社会上政治经济地位都有了,就称王称霸。普明有个区长叫 行八 ,群众斗争得来的东西,他四哥出来说一句; 这个东西老八要了 ,群众就不敢要了。所以,自私自利要不得。总之,党的事业成功了,你们是不会失业的,回去要向党员、干部宣传这一点。

民生新闻
中医保健
旅游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