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小說家園情人結情人解

发布时间:2019-10-15 02:21:49 编辑:笔名

  林大妈从来没有受过今天这样的窝囊气,无端被马路对面鲜花店的老高家抢白了一顿,自己无法反驳倒也罢了,最可气的是儿子从来没有向自己透露过一点风声

  林大妈是一个很要强的人,前两年老伴去世后,硬是一个人带着全家“扛”了过来说全家其实也就她和儿子晓军两个人了,再有就是那个她视为奋斗目标的,曾经和老林一起经营过的杂货店儿子大学毕业后在本市的一家大公司上班,待遇还算可以,对于林大妈一直是言听计从自老林去世之后,儿子见她这个当妈的比较辛苦,一直劝她把店子“盘”出去,可林大妈就是不肯依她的意思,“赚不赚钱倒无所谓,最主要的上年纪了,总要有点事做”,而且这样一个小店,也是一种“念想”,里面融入太多的感情了

  “你就不要劝我了,趁我现在腿好,能多干就多干点,挣上两毛是两毛啊,到你娶媳妇儿的时候,俺这个当妈的也不能一毛不拔啊”当晓军劝她的时候,林大妈的心里是甜滋滋的,“都说娶了媳妇儿忘了娘,到时就算你们不管我了,我也不至于讨饭吧”末了再补上这样自我解嘲的一句,儿子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对儿子,林大妈是一百个放心的,不过这次真的让她有些生气了,看看时间不早了,赌气把店铺一关,回到家里,坐等着儿子回来

  墙上的石英钟刚报十二点的时候,就准时听到儿子开门的声音,林大妈一脸怒容,望着儿子出现的门口

  “妈,我回来了”林晓军进屋后,一边把外衣挂在门口的衣帽钩上,一边回头对林大妈说,“今天吃啥饭”

  “妈,你怎么了”晓军看看空空如也的饭桌上,再看看沙发上怒目而视的母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是不是不舒服了”晓军走过来想试试林大妈的额头

  “别管我”林大妈一把把伸过的手打到了一边

  “好,好,我去做饭”,晓军一看气氛不对,就想开溜,“有事儿吃完饭再说,我都快饿死了……”,一边说着,一边往外厨房走

  “你给我站住”林大妈又把语气提高了八度

  “好好,站住,站住就站住,今天这是咋了”晓军一边乖乖地站在一边,一边疑惑地望着林大妈

  “咋了你自己做的事,还问我咋了”林大妈的眼圈有点发红,“你说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妈吗”

  林晓军呆呆地望着母亲,林大妈发脾气的时候他见得多了,可象今天这样既生气又可怜的样子,并不多见

  “你说,你为什么去勾引人家女孩子”林大妈目光一扬,直视晓军的眼睛

  “我……我勾引谁了”林晓军摸着后脑勺,怯怯地说

  “你还不承认人家都找上门来了”林大妈更加生气地说,“就是对面鲜花店的那个母老虎,人家过来指着我的鼻子说你勾引她家的妮子”

  “我,我……怎么会这样”林晓军一时不知所措了

  “心虚了是不是是不是真有这事儿人家指着我的鼻子说我的时候,我也是有口难辩的这么大的事,也不和我商量一下,你说,你说是不是你挣钱多了,翅膀硬了,就把我这个老妈的不当回事了”林大妈连珠炮一样,一口气把话说完

  “你给我听着,以前的事到此为止,别人家的女孩子你爱勾引谁勾引谁,只是不能惹对面那个”林大妈见儿子不吱声,很是斩钉截铁地说

  “丽丽丽丽这人不错啊,以前你不也说过她好吗我和她……”林晓军一时语塞,喃喃地说

  “以前是以前,我是说今后,你和她,你和她怎么了是不是商量好了,和她高家三口一起过来欺负我这个孤老婆子”说到这儿,林大妈竟然捂着眼睛,呜呜地哭了起来,一时竟哭得晓军手足无措起来……

  林大妈虽然生活上很是要强,但心里却是很脆弱的,而且老伴去世后,也变得特别敏感,这一点晓军也是知道的而且在这个街面上,林大妈感觉最别扭的就是对面的那家鲜花店

  “都一大把年纪了,卖什么不好卖鲜花,真是老来俏啊”,晓军不止一次地听母亲念叨过其实林大妈并不是讨厌鲜花,而是那个鲜花店影响了她的生意

  林大妈的小店卖的最多就是一些小礼品、小饰物的,什么“蓝色思念”啊,“心形挂件”啦……面对的也多是青年人特别是情侣一级的人物或许是鲜花越来越引人注目的原因吧,自从对面的鲜花店开张之后,她这边的生意明显感到了压力

  鲜花店的高家老两口是从外地搬来的,一直以来,大家对他们的口碑也还不错那边店子开张之后,遇到那些不买鲜花的顾客,还时不时介绍到林大妈的店子里但正因为是先入为主的观念吧,林大妈从来不领情,甚至爱屋及乌地把高家的女儿高丽丽也当成了“异类”

  “没有一个好人,就欺负我这个孤老婆子”,晓军前段时候总是把话题有意无意地引到对面高家,林大妈当时也没有多想,嘴上总是一成不变的顺口应答而现在想一想,儿子那是话里有话的在试探自己啊,林大妈越想越气,还好,自己没有说过高家一句好

  晓军简单地煮了点面条,喊母亲吃饭,林大妈动都没动晓军无奈,自己草草吃了点,没有收拾桌子,披上衣服就走,下午单位里还有点事没做完

  “走吧,如果你再打高家的主意,就别再进这个家”,林大妈终于开口了,几乎有些声色俱厉晓军怔了怔,“你就别瞎操心了,这种事我会处理好的”,一边说着,一边回头向母亲做了个鬼脸,“别生气了,晚上再见”说完心事重重地下楼去了

  到了单位里,丽丽正等着他呢虽然他和丽丽以前并不认识,但若大一个单位,他们街区的就他们两个,一开始心里就有一种很近的感觉,而且上下班总是一起碰上,这样一来二去,随着好感的逐渐增强,那种最初的好感早就转为了一种特殊的感情

  “对不起丽丽,今天我来晚了,没有和你一道儿”看着丽丽红红的眼睛,晓军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还好意思说呢不知是哪一个多事的,把我们的关系添油加醋地向我爸妈说了,我爸倒无所谓,我妈是一百个不高兴”丽丽撅着嘴说

  “为什么”晓军问题一出口就感觉是多余的

  “还有什么就是我妈看着你妈那种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样子不满意呗,唯恐将来我会受气”

  “才不会让你受气呢我妈最知道疼人的,最多……最多现在有些‘顽固化’,再者说,不是还有我吗有我你怕什么”晓军一时也找不出用哪个更贴切的词来形容母亲,看看周围没人,轻轻上前揽住了丽丽

  “其实你也够顽固的”高丽丽一听这话,虽然没有笑,但语气明显放松了许多,“那我们也得想个办法对付对付家里的顽固派啊,我家还有更顽固的一个呢”丽丽小声的,不好意思的说

  “放心吧,这点小事我若摆不平,那不是在世上白混了吗不过以后可不要打我妈的主意,她可是最怕对付的,她这辈子可没有少吃苦”晓军半是狂妄半是可怜地说

  “你如果不娶我,我就坚决对付她”,丽丽哈哈一笑,像小鹿一样从晓军的臂弯里挣脱出去……

  果然不出林大妈所料,这些天晓军不仅不象以前那样的准时回家了,而且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就算是上班和下班,也总是明目张胆地和对面的那个丽丽在一起,甚至“眉来眼去”也公开化了对于这种明显的“挑衅”,林大妈是看在眼里,恼在心头,看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孩子,马上就成人家的人了,自己这口气又如何咽得下这事不能硬来,林大妈也知道这点,但自己多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攻心,都被儿子嘻皮笑脸般的轻磨硬泡化解了每次看到对面楚楚动人的丽丽,虽然也曾有过心动,但一想到自己一直受这家外来户的气,就很是愤愤不平

  “不行,坚决不行如果你还想要你老娘的话,你就给我换户人家”当林大妈做出最后通牒的时候,晓军的甜言蜜语也不管用了

  看着女儿和对面林家的晓军形影不离的样子,高家大妈也有些不舒服,对于一表人才的林晓军,她是一百个喜欢的,但就是看不惯对门林大妈的酸劲,担心女儿会在这样的人家受气有点担心也是正常的,但正应了那句老话,“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在林大妈身边正好还有一个亲戚总是在自己耳边“吹风”

  “那个林大妈啊,以前一直挺好的,自老林一过世,就换成了一个人似的,看谁都不顺眼,好象天底下的人除了他儿子,都是为了算计她而存在的”

  杨建是高大妈的一个远房侄子,整天游手好闲的不说,没事的时候还喜欢搬弄点是非,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前些时候算是找了点事做,到一家影楼帮忙,于是这些天脖子上整天挂着部相机,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个似的人物

  对于这个远房侄子,高大妈是半个眼角也看不上的,油光粉面,流里流气的不说,更是干啥啥不行不过事关女儿的大事,当杨建提及的时候,高大妈也还是往心里去的

  自上次在林家店里小打小闹了一次之后,高大妈也有些后悔,本来上次去的时候是想把事情挑明,探探林家的意思,却不想林大妈一问三不知,净在一旁“充愣”了,于是说话间的语气就有些变味了高大妈心里也憋着股劲儿,“就是么,‘一家女,百家求’,不要认为你是本地人就多么了不起,更何况自家女儿条件也是响当当的就算追,追上追不上还两说着,但最少也要追个正大光明啊”那天回来想问问女儿的意思,却不想女儿赌气早早地上班去了,弄得高大妈里外都有些窝火而这些天发现女儿和对门的晓军关系越来越公开化,全然是没有把她这个当妈的放在眼里啊,这还了得

  眼看下班的时间又过去好久了,迟迟不见女人的踪影“一定又是和那个‘军军’约会去了,”高大妈心里不由咒骂起来,“真是女大不由娘啊”

  “你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门一开,女儿红扑扑的小脸闪了进来

  “去约会了,不可以吗”女儿一边解下围巾一边蹭到她的面前

  “是不是又和那个‘军军’”林大妈不动声色地问

  “是啊,您不是早就知道了吗除了他还有谁”女儿颇为顽皮的反问

  “不行,别人都可以,就是不能找他”女儿痛快的回答多少出乎高大妈的意料,“天下男人这么多,你怎么偏偏找他”高大妈皱着眉嘟囔道

  “咦,天下男人那么多,你怎么偏偏找我呢”在一旁看电视的老高不禁插了一嘴

  “去去去,女儿的事,我做主”,高大妈瞪了老高一眼,斩钉截铁地说

  “都什么年代了……”老高一看老伴认真的样子,咽了口唾沫,下面的话又收了回去

  “妈,我看你,对我爸这么凶”女儿一边娇娇地说着,一边用肩膀来蹭高大妈

  “少跟我来这一套,少转移话题,有机会我就去林家说,不要他们缠着你”高大妈义无返顾,面沉似水的说

  事也凑巧,第二天高林两家大妈出门正好碰到了一起,开始两句还算客气,不一会就开始吵了起来,而且越吵越是厉害,最后每个人都说是对方勾引自家的孩子,并且几乎到了势不两立的地步一时围观的人很多,不知情的人慢慢知道了原委,左邻右舍知情的人无不为晓军和丽丽两个人感到惋惜“多好的一对儿,怎么偏偏摊上了这样两个糊涂妈……”,人群里有人小声地说

  事情的当天就有人打告诉了晓军和丽丽

  “现在我们怎么办”丽丽忧心重重地问晓军

  “你说怎么办”晓军还是那样的嬉皮笑脸,“干脆,干脆我们生米煮成熟饭算了,反正这辈子我娶你是娶定了”

  “你……去你的,这时候你还有闲心不正经”丽丽把嘴撅得老高

  “好好,实在没办法,我们就只能分手了”晓军还是一脸的满不在乎

  “你……”丽丽一时语塞,“你敢和我这么说话”

  “别,别着急,办法总是有的,”晓军一看丽丽真的生气了,赶紧解释道,“我们暂时先分开一下,你放心,今年过年,我一定到你家里吃饺子的”

  “就怕你吃不着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丽丽的语气有些缓和,不由得佩服起晓军这关头还有这份闲心

  “怎么办凉拌啊”晓军不无得意“方法有的是,谁让你老公是天下最聪明的人呢”

  “你……”丽丽又把脸沉了下来

  “你听我的,我们这么办……”晓军把嘴凑到丽丽的耳边,神神秘秘地说,“没办法,我们背水一战了,赌上一把,就赌顽固派们的真心了实在不行……”

  “实在不行,怎么的”丽丽不小心又接上了晓军的话茬

  “实在不行,我们就私奔啊,哈哈哈……”晓军一把就把丽丽抱了起来,丽丽用劲捶打着晓军钳子一样的双手……

  这次晓军早早地就回来了,林大妈刚想上前指责儿子几句撒撒气,却不想儿子进屋后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径直就进了里屋,而且把房门一锁,凭她怎么叫也不开吃晚饭的时候,儿子心不在焉地出来了,不过简单吃了点后,就又回到了自己的屋中就这样,连着好几天都是一个样子,屋里面再也没有人亲切地叫她妈了,就算偶尔应两声,也是那么的生硬林大妈几次想问问他和丽丽的事儿,每次提到的时候,都会被晓军无情地打断

  “不要提她了,我早和她没关系了”晓军一副痛断肝肠的样子

  共 787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林大妈的杂货店和高大妈的鲜花店由于都是做“情人们”生意而产生排斥心理,既而又因她们的孩子“不争气”地相爱而更添矛盾军军和丽丽的爱情由于两家老人反对而搁浅,这对小情人干脆“将计就计”地闹分手失恋的苦肉计,两个糊涂大妈“中计”反而竭力地搓和他们,结果是喜结良缘、皆大欢喜因“情人”产生的利益冲突也因情人的真情而化解一篇构思巧妙、描绘细腻的喜剧小说[:侦察兵] 【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 :18:51 这个故事也反映了生活中人与人的微妙关系,本地和外地的隔阂,利益上的竞争,而情人的爱无疑从中产生契合作用挺有现实意义的小说

  2楼文友: 1 :5 :4 这小说我看着伤感,不多说了一边哭去了

  楼文友: 16:54:59 读了般般的文章,觉得他的文章构思巧妙,颇具匠心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在纸媒及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

  4楼文友: 17:18:07 情人结,情人解为情所困的人还真的多动动脑筋,像小说中的晓军和丽丽抓住父母的心理,略施小计,终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皆大欢喜

  5楼文友: 21:48:18 这篇小说看过,再看一次,味道还真不错小说构思、布局均十分合理,情节安排跌宕起伏,大团圆结局也符合中国人的欣赏习惯 淡薄名利,快乐人生

  6楼文友: 22:0 :44 呵呵,还挺有意思的呢,两位大妈最终还是中计上了圈套,好在故事皆大欢喜破玉就是不一般哦 因为喜欢,所以快乐

吃什么稳定颈动脉斑块
乳腺癌的症状有那些
轻度尿失禁用哪种纸尿裤
胸闷气短用什么药